十九班的寿命

十九班的寿命

文/纪聪涛老师

十九班的孩子跟我说要弄个网站,我问为什么,答曰,纪念。

一群阳光灿烂的小孩儿还没度过高中生活的三分之一,何来“纪念”之说呢?

我很不解,直到在他们的网站上看到这样一段文字:

十九班的寿命很短,只有一年。过了这一年,它就不再是十九班了,起码不再完整。美好的事物总是走得太匆匆,三年高中,我们将各奔东西,岁月会无情地撕扯我们的回忆与过去,我们所能留住的,就只有现在了吧。

聚散匆匆,也许是历尽沧桑的老者对人生的感悟,却常常出现在花季少年的笔端和心头。我想这并非是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因为他们说的是那么真诚,那么美,美到叫人心疼。

不过我还是要唱几句反调。老天是多么眷顾你们,在成千上万个孩子里把这五十多个聚在一个屋子里,一起听各种奇奇怪怪的老师讲课,一起海阔天空没边儿没沿儿地胡吹,一起莫名其妙的突然鸦雀无声或是狂笑,一起望着对面的C区实验室发呆……

十九班的寿命不是一年,也不是三年,我不想说永远,但她的寿命应该和这五十多个人的寿命是一样长久的,直到百八十年后你们中的最后一个微笑着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(估计我等不到这一天了),就算十九班画上个圆满的句号了吧。因为,十九班已经融入你的生命,她和这些生命同在。

静静地嗅一朵花的芳香,花会枯萎,芳香会伴随你的一生。